现在时间是:

最近公告

             钟志华担任同济大学校长

        今日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任免决定钟志华担任同济大学校长;裴钢不再担任同济大学校长。钟志华,男,汉族,19627月出生,湖南湘阴人,研究生,工学博士,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共党员。曾担任湖南大学校长、重庆市科委主任、重庆市委科工委书记。曾被评为全国优秀教师、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是我国车辆工程领域仅有的两名院士之一。  《同济文工团员网》2016-09-06             

                       好消息

        应广大校友、读者要求,经与有关方面商洽,同济大学出版社5月份出版的《致青春——同济大学学生文工团(1952-1970)》一书的文字电子版已在本网独家陆续刊出,欢迎大家浏览!允许其他媒体作非嬴利性的部分转载或引用,但必须注明出处为“同济大学出版社”及“同济文工团员网”。   《同济文工团员网》2016-07

      

                      浏览提示

      《致青春—同济大学学生文工团(1952-1970》新书首发式已于517日在同济大学举行,有关报道及资料也已在本网站题为《致青春—同济大学学生文工团(1952-1970》新书首发”一文中刊出。其中包括的内容有:同济大学新闻中心的报道;首发式议程;首发式致辞等。随着新资料的到来,有可能在文中继续添加新的内容,欢迎浏览!(点击上述文章标题也能打开网页)  《同济文工团员网》2016-05

      

        同济大学学生文艺社团活动史料编委会”日前特发出通知,敬请有关汇编文章的作者:陈铁迪  方如华  项海帆  顾国维  朱逢博  叶祖攸  费涵昌  吕美安  刘家骅  王浩清  李文均  施蓓莉  余超  李信芳  邹纪贤  华余庚  朱骏翔  秦浩 陈桂明 蓓蕾  林云云  方世敏  田永湛  刘艺林  刘西伯  于凤兰  温颂申  季学李 叶文津  谢邦治  张培基  曾雪华  张宝玮 陶银龙  沈小白  林甄  金正富  唐玲敏  顾仁杰…等,及时提供个人简介,详见“关于征集‘同济文工团回忆录’汇编文章作者简介的通知”。 《同济文工团员网》2015-4

         # “1950--1970年同济大学学生文艺社团活动史料汇编首次编写工作会议1030日上午在同济大学校史馆召开,同时编委议定编写阶段每半月召开一次工作会议。我网将连续报道工作会议的有关情况。 请在此点击浏览。《同济文工团网》 2014-11

        # 同济大学土木系科118日迎来创建100周年,学校举行以“百年土木、继往开来”为主题的一系列学术和文化活动,海内外校友齐聚母校,共庆土木系科走过百年辉煌历程。详见“同济微信”栏目1114日报道。 《同济文工团员网》 2014-11

         

    同济大学工业与民用建筑专业1965届毕业50周年聚会活动筹备会第一次会议108日上午在上海召开,会议决定了聚会活动相关事项,欲详即可在此点击。(2014-10)

     

       # 快讯:我校党委书记周祖翼教授调任中央组织部部务委员兼任二局局长,详情可阅近日《同济大学校友会微信公众平台》。   《同济文工团员网》2014-8

     

        # 本网站发布《网站声明》,在此点击可即阅。

     

    #《家,你来听我唱——6.14同济校友演唱会》即将在本月举行 

     

    #本网站近日连续刊登“1950-1970年同济大学学生文艺社团活动回顾展揭幕”的多篇报道、照片及视频,欢迎大家点击浏览。(同济文工团员网 2014-6)

          # 日前同济大学《校长办公室》网站公布了“校庆107周年庆祝活动一览表”,读者欲详可点击以下链接浏览。“同济文工团历史回顾展”已列入其中,开展日期520日,欢迎广大师生、校友及网友届时前来参观,具体事宜请浏览《同济大学校史馆》网站。(同济文工团员网 2014-4)  

       http://deanoffi.tongji.edu.cn/index.php?classid=3840&newsid=5256&t=show

       

         # 本网站“同济微信”栏目登有《同济大学校友会微信平台》的最新信息,欢迎点击浏览。同时,在“母校网刊”和网页底部的“友情链接”栏目中均有同济大学多个网站的链接网址供直接点击进入各网站用。  《同济文工团员网 》

     

     

     

浏览导航

     浏览导航---网站目录查阅系统    

    为了方便网友浏览本网站的各篇图文,网站提供了如下目录查阅系统:

    *一级栏目---位于首页Logo下边,点击后可打开其下属图文的详细目录,再点击目录即显示图文。

    *二级栏目---仅部分一级栏目有,点开一级栏目即可看到二级栏目,……。

    *栏目下属图文目录框---位于首页左半部,列出该栏目最新14篇图文的目录,再点击目录即显示图文。另外,点击栏目名称也能打开该栏目所有的图文目录。

    *按时间排列的目录---点击位于首页右侧的“按时间排列的目录”,即可显示。

    *最近更新---位于首页上部,列出网站最新6篇图文的目录。

    *热门篇幅---本网站图文浏览次数的排行榜, ,位于首页右侧,由网站后台系统自动排序 ,列出浏览次数最高的20篇图文目录,再点击目录即显示图文。    

        *有些图文本身实际上也是个独立的小栏目,它们会不断添加新的内容,建议大家经常打开看看,不错过其精彩内容。例如:

         新闻片:天下一瞥        绝美与独特:精选的髙清影視片       三言两语       读编釆撷       晒显照片      《健康卫视》电视台直播       来来往往

     

         

     

     

     

按时间排列的目录

当前位置:首 页 >> 人文博览>> 人文博览>> 文章列表

淌进思想之河——访同济大学数学系梁进教授

作者:王伯瑛   发布时间:2013-11-30 13:29:56   浏览次数:2606

因着《淌过博物馆》的书名与作者是理学博士、数学教授、女性等多重信息组合而催生的强烈好奇,使我急切地希望能够约见并采访梁进教授。梁进爽快应允,按约在一个深秋周末的黄昏,初见如故。在一个极其普通的咖啡馆的角落里落座,不知是为了实实在在的节能还是为了制造朦朦胧胧氤氤氲氲的气氛,咖啡馆里的光线暗淡得我无法下笔记录。于是服务生送来了一支蜡烛。梁教授看着如豆的火星说:“想不到还那么浪漫。”然后哈哈大笑。两个多小时的访谈,梁进谈笑风生,谈淌走博物馆的趣事,谈对数学的思考,谈对人生的体悟。在讲述趣事时,绘声绘色,娓娓道来,颇有艺术家铺陈渲染之能事;在表达观点时,简洁明了,严密精准,尽显科学家一丝不苟之本色。

 

关于博物馆

“脚踏实地淌过博物馆,抬头仰望星空,让我们的记忆深一些,让我们的思绪飞一会儿,凝聚下时间积累的精华再去仰望天空,一定有更多的发现。”这是梁进在她的《淌过博物馆》一书结束语中的开场白,也应该是她淌走人生的经验分享,也或是她课后布置给读者的只需自己体味而无需上交的作业吧。

记者:我们还是先谈谈你的《淌过博物馆》这本书。你是怎么想到要出这样一本书的?

梁进:其实,我原来从来没想过要写什么书的。要说起因吧,是因为上海世博会。我很早就在科技网开了个博客,但一直没有真正写。上海世博会就要开了,我总觉得我应该做点什么来参与进去。然后就开始想,我逛过很多博物馆,就写博物馆吧。写了三四篇,却生病了,就停了下来。后来就动手术,在家养病,不上课,在家里指导学生科研。时间就相对充裕了,就又接着写博客了。没想到在科技网上相当受欢迎。很多资深的学者、老师都鼓励我整理出书,也才有了这本书。人家会说你搞数学的怎么会写那么一本不象数学的书,我说我自己原来也没想到过写那本书,但积累会让你自然流露。

记者:你淌过的第一个博物馆是哪一个?

梁进:应该是上海工业展览馆吧。我记得当时我12岁,独自一人坐了两天三夜的小船从家里到了镇江,深更半夜从码头走到火车站,乘上火车到上海的爷爷奶奶家。当时的上海对我来说就是一个超级博物馆,满眼都是新奇。后来听说原来的中苏友好大厦改名为上海工业展览馆,正在进行展览,我就兴冲冲地过去了。到了门口得知要有介绍信才能进去。我从农村来,哪有介绍信?我绕着展览馆转了几圈,试图寻找可钻的洞和可爬的墙,未果。忽然,我看到了一批中学生在老师带领下正列队向入口走去。我立马定了定神,整了整衣服,快步走过去,大大方方地跟上了队伍,昂首挺胸地走过门卫,混进了展览馆。也许是这次经历,以后每到一地,我总要打听当地的博物馆并去淌一淌。

记者: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大学里比较流行“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你读了不少书,那么行万里路,淌走博物馆,是你内心的一种需求还是为了践行当时的流行语。

梁进:哈哈,谈不上明确的内心需求,倒是跟我的经历有关。我是1977年恢复高考后第一届大学生,第一年可能是因为自己发挥得不是很好,再加上高招录取工作也不是太规范,我进入了一所师范专科学校,与原先的期望有很大落差, 内心感到很失望,但学习非常刻苦以至于疯狂。毕业后做了几年乡村女教师,有了一段特殊的经历。前一段时间中央台有个栏目寻找最美乡村教师,我说这个活动摆到20年前我绝对可以入选。

后来考到郑州大学读硕士,考到北京大学读博士,师从姜礼尚教授。博士毕业就出国了。本来准备去美国,但申请很不顺利。当时欧洲给了一个东方基金的奖学金,我就先去葡萄牙了,待了两年。期间跑了西班牙、法国等很多地方。后来到德国的一个大学呆过半年,然后就是不停地换工作换地方。在德国期间,我利用周末,买一张火车通票,从北一直跑到柏林,沿着莱茵河逛了一大片,然后去那边看博物馆,把德国跑遍了。

开始的时候,没钱,我就背着一个睡袋,背着一个帐篷。周末就跑到大街上去拦车,拦了车以后就问他们到哪,差不多的方向就跳上车,随便让他们带到哪。到了以后就背着背包往前走,走到什么地方是什么地方。到了晚上就支一个帐篷,睡袋一睡,过一夜,第二天早上接着走。当时也没什么目的说是要看一个什么名胜古迹,好像完全是为了看世界。我有个很大的冲动,就是非常想了解外国文化,想了解外国人是怎么想的,是怎么生活的。真的是一点功利的东西也没有。纯粹是循着一种向往。

记者:不同的人,做同样的一件事,其结果或者称收获往往大相径庭。就拿参观博物馆来说吧,有许多人其实对参观的内容不甚了了,满足的是“到此一游”。您有怎样的提示?

梁进:去博物馆不仅要带着脚去,还要带着脑袋去,有思考才有收获。博物馆带给我们的信息不仅仅是文物本身的知识,还有它们传递的历史、人文和社会的信息,以及从专业、学术的角度得到的启示。其中可感受到的很多内容都值得认真思考。古今对比和不同领域的交会使我们丰富内心世界,提升自身的修养和品味,这样收获就会很大。我们不能仅仅停留在获取知识,我们更需要“思想”,要让“知识”在“思想”的引领下去体味生活,从而进一步思考人类的未来命运。

记者:您在全书的最后写了“最后参观完博物馆,别忘了到礼品店逛一逛,留下点纪念”。您自己有这方面的收获吗?

梁进:我喜欢买一些小的纪念品,留下的不仅仅是物品,而是一个故事,可供无数次的回味,回味纪念品承载的历史,回味我淌走博物馆的某次经历。但我并不是一个收藏爱好者,对鉴赏方面的知识还很欠缺,因为流动很大,纪念品也丢失不少。我曾在爱丁堡买过两件瓷器,至今也不知道真假。我关心的是它们给我带来的历史信息,至于到底值多少钱,我是不关心的。

真正最大的最实在的收获是视野开阔以后,面对人生,眼光就会不一样,对生活和困难的态度也就随和起来。因为我从博物馆里看过太多的生死,当时的名人死后都成了历史人物,在历史长河中,一个人无疑会显得非常渺小,所以人应该看淡生死,热情地生活。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能有一个好的心态去面对疾病。

 

关于数学

梁进教授的简介里这样写着:1989年在北京大学获得应用数学专业理学博士学位后曾到国外留学多年并在英国取得金融数学MSc学位。之后又在英国的金融相关部门工作多年,主持过3项金融产品的开发和推广,熟悉国外金融业务,有丰富的金融实践经验。在学术研究方面,发表了五十余篇学术论文。2005年回国加入了同济大学金融数学研究的队伍,在金融二叉树方法最佳收敛速率方面完成了多篇论文并有所建树。现在正在进行集合理财产品和据相关性的信用衍生产品CDS产品方面的研究。教学授课:金融数学基础,数学建模,数理方程,数量金融理论,高等数学,自由边界选讲等。

记者:我是学文科出身的,对数学的最深感受是高深莫测。记得恢复高考后最初的那些年,只有中学里学习成绩最出色的同学才敢报考数学系、物理学,被数学系、物理系录取的同学是很骄傲的。您当时为何选择数学?

梁进:说实话,不是我选择数学,而是数学选择了我。现在我也记不得当年填报志愿的时候是报的什么专业,因为第一年参加高考,真的有些将信将疑,懵懵懂懂。那时候也没什么好选的,不知道有什么专业,就知道有数理化,文科是不选的,因为当时学文科太危险了,老是受批判,哪句话没说对,就可能挨批了,文革的影响使人心有余悸。反正数学系录取了我,我就学数学了。当时特别崇拜爱因斯坦,曾想过去学物理,但转系没获批准。那时候最在乎的是有没有大学可读,而不是读什么专业。

在大学阶段,我读的书很多很杂,现在回过头来看,从专业的角度看,读得不是很科学。我的学习成绩在系里是遥遥领先的,这也给了我自信。我的硕士论文写得蛮好的。我在北大读博的时候自己觉得数学的基础不是特别好,别的同学念了很多很多专业的东西,我就没有别人念的多。但自己也是想方设法以勤补拙。

记者:数学思维深刻、严谨,逻辑性强,要学好它,是不是也要有一定的天赋?

梁进:其实也不是。学数学本身不需要太多天赋的,大多数人都可以入门,但学精深比较难。搞科研的人大部分只是在平均水平之上,而天才是极少极少的。而且天才也不一定会成功,要有机遇+努力,非常非常巧的机遇,比如正好碰到一个什么问题,然后这个问题经过努力又解决得特别好特别漂亮。当然也有些资质不很天才的人也有可能做出很漂亮的工作。大多数数学工作者大概就是像我这样子,也能做教授教学生,也能写文章谈观点,解决一些问题,但是要有很大的突破性,要获得有影响的国际大奖就是很难的事了。

记者:您在欧洲从事的是与数学专业相关的工作吗?

梁进:我在欧洲十几年,葡萄牙、德国、法国、西班牙、荷兰等都待过。我一直做研究,一直就是别人安排给我,到人家那里工作两三个月、半年、一年。时间比较长的是在爱丁堡工作了两年,结束后又在一个大学找到了一个三年的职位。后来又去念了一个金融数学的学位。此后就开始做金融了。

记者:哦,您赶上热门了。现在金融是国内高校趋之若鹜的学科,赴国外深造的留学生也大都选择金融或与金融相关的专业,您怎么逆向而行,到已经不再吃香的高校数学系任教呢?

梁进:换了许多的工作,待了许多的地方,总是有一种漂泊感。而且在公司里做事,我始终觉得没有自己,是替别人在做,总是受制于人,也很少有成就感,更没有自由度可言。公司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赚钱,职员基本上是工具。感觉没劲。正好有机会,就回国进入同济了。我觉得回来可以从事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多做点研究。

记者:就我所知,现在大学生对高等数学很是头痛,成绩也是一年不如一年,有人开玩笑地说,如果拿30年前的高数试卷测试现在的学生,恐怕有一多半不及格。当然也有人认为,现在的学生要学的知识要考的证书很多,就业压力很大,高数又太难,学不学好对就业也没有直接影响,就不要太为难学生了。对此,您是怎么看的?

梁进:现在的高等教学质量有所下降,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原因何在,也是众说纷纭,但无论如何,这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关于高等数学,我觉得重要的是要有数学思想。在给文科学生上高等数学课的时候,我跟同学们讲,对具体的微分积分技巧你会不会问题不是特别大,最重要的,你们要通过这门课学会数学的思想。这个思想从古希腊延续下来的,它的精髓就是如何科学地看待这个世界、思考世界、分析和描述这个世界。

而对学生们来说,毕业工作以后,不一定再有一道具体的数学题让你去解了,但是它的思想可能会影响你的一生。有了数学的思想,不管你以后干什么工作,做领导,做规划师,做记者,你不仅可以与科学家无缝沟通,而且你自己也会用这种思想去思考这个世界。另外,对于理工科的人来讲,数学也是必须的。例如,尽管现在很多数据他们确实不需要用手演算,而是有软件了,好多人数学一知半解,也可以做计算项目,只要把相关数据往计算机里一输就能得到结果。但是危险也恰恰在这个地方了,事实上没有一个通用软件可以概括所有的情况。不理解数学原理,就可能用完全错误的数据,就可能跌大跟头。

当然要体会数学思想还是要通过计算具体的题目来实现。所以学习数学要钻进去,也要跳出来。下个学期我要开数学文化课,我要跟学生们讲的是丰富的数学内涵而不是干巴巴的公式,从而帮助同学更深地体会理解数学思想。如果不去体会精髓,不仅学不好数学,其他事情也肯定做不好。我一直认为,作为一个大学生,不管你做什么事,都应该提高到思想高度,学到它的精髓,而不是表面上的东西。解题目,说穿了只是个技术活,目的是帮助你理解。为什么中国目前的科学水平与西方的科学水平有那么大的差距,就是因为中国一直把科学当做雕虫小技。其实中国的科学在早期是很伟大,涉及到极限,有很多很深奥的思想,可惜一直都没有人把它发扬光大,没有人把它提高到一个哲学的高度。而后来在中国产生的一些哲学思想,又缺少科学的支撑,走不远。

 

关于读书

“远山近水幻如空,锁月雾霾中。疑是凡仙对换,只觉瑟瑟清风。欲穿云帐,直飞兔阙,和舞编钟。借我中秋桂酒,问何红线月翁?”这是梁进步欧阳修《朝中措·平山阑槛倚晴空》之韵所作的中秋词曲,意蕴绵长深远,洒脱俊逸。除了诗词,节日的时候与朋友们互制灯谜自娱自乐,也是梁进喜欢的益智项目。今年的端午节,梁进给科学网的博友们颁发了端午节灯谜大赛奖状,表彰比赛中最快、最优、最强的猜谜选手,博友们的回复也五花八门。但更多人是对梁进所制的灯谜表示钦佩,他们认为这种严谨的谜格很符合科研工作者的研究习惯。

记者:从您博客、著书的行文可以看出,您有很深的文字功力,这是如何练就的?

梁进:从小的耳濡目染让我受益匪浅。我的祖父是饱学诗书的一个银行职员,家中有不少藏书。虽然由于时势的变迁,家道日渐中落,但喜读诗书的家传还是得以延续。诗词的押韵、平仄,都是我小时候听祖父讲的,他并没有刻意地教过我写诗词的规则,但小时候看他的古文书,感觉有兴趣的地方就去问祖父并和他一起讨论。

我的父母亲都是教师,也可算作书香门第吧,我也自然得到了有意无意的熏染。文革期间,我们全家被下放到了苏北农村,过上了缺衣少食的日子。也许是小孩子适应能力强,对于生活的艰苦,我倒体会不是特别深,而没有书可读,却让我痛苦万分。于是,在大人们翻田倒土寻找吃食填饱肚子的时候,我则翻箱倒柜找书读,真的是饥不择食,破破烂烂的我看,没面没底的不知道书名的我看,古字连篇似懂非懂的我也看,数学、物理、化学、文学、无线电,只要是书就拿来看。我妈妈到上海爷爷奶奶家去了,我没别的要求,就让她给我带书。后来想想,虽然没有系统地读,但读得杂,读得博,读得随兴,没有功利的束缚,也算是掘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哈哈!

记者:作为一个理科生,有那么好的文笔,一定使您增加了不少自信吧?

梁进:说来你可能不信。我是一直不知道我的文笔是相当好的。因为没机会,那时学校也不正经上课,老师、学生、家长都不在乎学生的学习成绩。那时没有email,朋友之间写写信,人家说你信写得真好,我也觉得人家只是捧我的。我出国以后用的都是外语,根本就没机会写中文,也没有展示文笔的机会。回国后,世界金融危机那年,老师让我执笔给科学杂志写一篇文章谈谈我们的看法,我就稀里哗啦写了一大篇,结果老师看了以后说这个东西文学色彩太浓了,就霹雳哗啦砍掉了好多,然后就比较像一个科普的文章。我觉得很不服气,因为我有很多想象,我觉得给一般人描述的那些个比喻挺好的。当时科学网一直给我发信让我开博,我就把内容整理到科学网上发,开始了博客之路。

记者:关于读书,您的最大体会是什么?

梁进:读书是一个人获取知识的重要途径,行走是把这些知识内化为能力的重要一环,行走之后再读书是提升思想的重要一步。只懂本专业的人只可能成为专家,不可能成为大家。广博的知识是一方面,而如何应用知识,从中获得创新的源泉更加重要。“知识的时代”必将转化为“思想的时代”,我十分期待一个一流思想家和哲学家辈出的时代能够尽早到来。

 

   (本文原载《同济人》杂志2013年第1期,作者王伯瑛为《同济人》执行主编)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18    同济文工团员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版权所有 © 2005-2018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