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最近公告

             钟志华担任同济大学校长

        今日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任免决定钟志华担任同济大学校长;裴钢不再担任同济大学校长。钟志华,男,汉族,19627月出生,湖南湘阴人,研究生,工学博士,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共党员。曾担任湖南大学校长、重庆市科委主任、重庆市委科工委书记。曾被评为全国优秀教师、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是我国车辆工程领域仅有的两名院士之一。  《同济文工团员网》2016-09-06             

                       好消息

        应广大校友、读者要求,经与有关方面商洽,同济大学出版社5月份出版的《致青春——同济大学学生文工团(1952-1970)》一书的文字电子版已在本网独家陆续刊出,欢迎大家浏览!允许其他媒体作非嬴利性的部分转载或引用,但必须注明出处为“同济大学出版社”及“同济文工团员网”。   《同济文工团员网》2016-07

      

                      浏览提示

      《致青春—同济大学学生文工团(1952-1970》新书首发式已于517日在同济大学举行,有关报道及资料也已在本网站题为《致青春—同济大学学生文工团(1952-1970》新书首发”一文中刊出。其中包括的内容有:同济大学新闻中心的报道;首发式议程;首发式致辞等。随着新资料的到来,有可能在文中继续添加新的内容,欢迎浏览!(点击上述文章标题也能打开网页)  《同济文工团员网》2016-05

      

        同济大学学生文艺社团活动史料编委会”日前特发出通知,敬请有关汇编文章的作者:陈铁迪  方如华  项海帆  顾国维  朱逢博  叶祖攸  费涵昌  吕美安  刘家骅  王浩清  李文均  施蓓莉  余超  李信芳  邹纪贤  华余庚  朱骏翔  秦浩 陈桂明 蓓蕾  林云云  方世敏  田永湛  刘艺林  刘西伯  于凤兰  温颂申  季学李 叶文津  谢邦治  张培基  曾雪华  张宝玮 陶银龙  沈小白  林甄  金正富  唐玲敏  顾仁杰…等,及时提供个人简介,详见“关于征集‘同济文工团回忆录’汇编文章作者简介的通知”。 《同济文工团员网》2015-4

         # “1950--1970年同济大学学生文艺社团活动史料汇编首次编写工作会议1030日上午在同济大学校史馆召开,同时编委议定编写阶段每半月召开一次工作会议。我网将连续报道工作会议的有关情况。 请在此点击浏览。《同济文工团网》 2014-11

        # 同济大学土木系科118日迎来创建100周年,学校举行以“百年土木、继往开来”为主题的一系列学术和文化活动,海内外校友齐聚母校,共庆土木系科走过百年辉煌历程。详见“同济微信”栏目1114日报道。 《同济文工团员网》 2014-11

         

    同济大学工业与民用建筑专业1965届毕业50周年聚会活动筹备会第一次会议108日上午在上海召开,会议决定了聚会活动相关事项,欲详即可在此点击。(2014-10)

     

       # 快讯:我校党委书记周祖翼教授调任中央组织部部务委员兼任二局局长,详情可阅近日《同济大学校友会微信公众平台》。   《同济文工团员网》2014-8

     

        # 本网站发布《网站声明》,在此点击可即阅。

     

    #《家,你来听我唱——6.14同济校友演唱会》即将在本月举行 

     

    #本网站近日连续刊登“1950-1970年同济大学学生文艺社团活动回顾展揭幕”的多篇报道、照片及视频,欢迎大家点击浏览。(同济文工团员网 2014-6)

          # 日前同济大学《校长办公室》网站公布了“校庆107周年庆祝活动一览表”,读者欲详可点击以下链接浏览。“同济文工团历史回顾展”已列入其中,开展日期520日,欢迎广大师生、校友及网友届时前来参观,具体事宜请浏览《同济大学校史馆》网站。(同济文工团员网 2014-4)  

       http://deanoffi.tongji.edu.cn/index.php?classid=3840&newsid=5256&t=show

       

         # 本网站“同济微信”栏目登有《同济大学校友会微信平台》的最新信息,欢迎点击浏览。同时,在“母校网刊”和网页底部的“友情链接”栏目中均有同济大学多个网站的链接网址供直接点击进入各网站用。  《同济文工团员网 》

     

     

     

浏览导航

     浏览导航---网站目录查阅系统    

    为了方便网友浏览本网站的各篇图文,网站提供了如下目录查阅系统:

    *一级栏目---位于首页Logo下边,点击后可打开其下属图文的详细目录,再点击目录即显示图文。

    *二级栏目---仅部分一级栏目有,点开一级栏目即可看到二级栏目,……。

    *栏目下属图文目录框---位于首页左半部,列出该栏目最新14篇图文的目录,再点击目录即显示图文。另外,点击栏目名称也能打开该栏目所有的图文目录。

    *按时间排列的目录---点击位于首页右侧的“按时间排列的目录”,即可显示。

    *最近更新---位于首页上部,列出网站最新6篇图文的目录。

    *热门篇幅---本网站图文浏览次数的排行榜, ,位于首页右侧,由网站后台系统自动排序 ,列出浏览次数最高的20篇图文目录,再点击目录即显示图文。    

        *有些图文本身实际上也是个独立的小栏目,它们会不断添加新的内容,建议大家经常打开看看,不错过其精彩内容。例如:

         新闻片:天下一瞥        绝美与独特:精选的髙清影視片       三言两语       读编釆撷       晒显照片      《健康卫视》电视台直播       来来往往

     

         

     

     

     

按时间排列的目录

当前位置:首 页 >> 文艺天地>> 文艺天地>> 文章列表

普希金:我的命运已定,我要结婚

作者:普希金   发布时间:2015-11-06 15:29:54   浏览次数:477

普希金:我的命运已定,我要结婚

2015-11-01 

 

普希金

那个我爱了整整两年的女子,那个在任何地方都被我的眼睛所首先捕捉到的女子,那个与她的相会能使我感到无上幸福的女子,——我的上帝,——她……几乎就是我的人了。

对那一决定性回答的等待,是我一生中最痛苦的感觉。对最后亮出的那张牌的等待,良心上的谴责,决斗前的睡梦,——这一切和我的那一感觉相比,都是微不足道的。

问题在于,我所害怕的并不仅仅是回绝。我的一个朋友常常说:“我不明白,如果你大约知道不会被回绝,那该如何去求婚是好啊?”

结婚!说起来轻松,——大部分人视婚姻为一桩欠下债务的糊涂举动,一辆新马车和一件粉红色的睡衣。

其他一些人将婚姻视为嫁妆和井然有序的生活……

第三种人结婚,是因为所有的人都结婚,——是因为他们已经三十岁了。您若问他们什么是婚姻,作为回答,他们会向您说出一句下流的玩笑来。

我要结婚,这就是说,我要牺牲我的独立,我潇洒、放任的独立,要牺牲我那些奢华的习惯、无目的的漫游、独处和飘泊。

我准备将生活扩大一倍,否则这生活就是不饱满的。我从不为幸福而操心,没有那幸福我也能行。如今,我需要两个人的幸福,可我在哪儿能找到这样的幸福呢?

在我结婚之前,我都有哪些事要做呢?我有一个患病在身的叔叔,我几乎从未去见他。我去了他那里,他很高兴;不,他是这样对我说的:“我的浪子正年轻,他顾不上我。”我没有和任何人通信,自己的债务我在按月偿还。早晨我想什么时候起床就什么时候起床,客人我想接待谁就接待谁,想到要去散散心,有人就会将我那匹名叫“热尼”的聪明、温顺的马备上鞍。我便骑着马在小街上溜达,向那些低矮房屋的窗户里望去:在这一户,全家人都坐在茶炊旁;在那家,一个仆人正在打扫房间;另一家,一个小女孩正坐在钢琴边学琴,一个音乐艺人坐在她身边。小女孩向我转过了她那张心不在焉的脸,教师在骂她,我缓步走了过去……回到家里,我翻一翻书本、文件,把我的梳妆台收拾整齐,随随便便地穿身衣服。如果要去做客,则要千方百计地精心穿戴,如果去餐馆吃饭,就在那儿阅读一本新小说,或是一些杂志;如果瓦尔特?司各特和库珀什么东西都没能写出来,报纸上又没有什么刑事案件,我就会要上几杯加了冰块的香槟酒,看着酒杯渐渐变凉,慢慢地呷着酒,因这顿午餐价值十七卢布,因自己可以享受这样的奢华而感到心满意足。我常去剧院,用目光搜寻某间包厢里的出色的打扮和黑色的眼睛;我和那人之间便开始了来往。

——直到散场前我一直在忙乎着。晚上我有时是在喧闹的社交场合度过的,在那儿聚集着全城的人,在那儿我能见到所有的人和所有的事,在那儿却没有一个人会注意到我。有的夜晚,我则是在亲切、特定的小圈子里度过的,在这里,我谈论自己,在这里,人们倾听我。很晚方才返回:一边读着一本好书,一边入睡。第二天,我又骑马在小街上溜达,走过有小女孩弹琴的那间房子。她在钢琴上一遍遍地复习昨天的课程。她看了我一眼,像是看见一位熟人,她笑了一下。——这便是我的独身生活……

如果我遭到回绝,我想,我就会到国外去,——我想象自己已经在轮船上了。我身边的人在奔忙着,告别着,在搬运箱子,在看着钟表。轮船开动了:一阵清新的海风吹拂到我的脸上;我久久地看着愈来愈远的岸——My native land, adieu.我身旁的一位年轻女士呕吐起来;这使她那张苍白的脸上现出一种受难的温柔……她请我给她一杯水。谢天谢地,在到达喀琅施塔得之前,我还有事可做……

就在这时,有人给我送来一张条子:这是对我的求婚信的回复。我的新娘的父亲客气地请我到他那里去……毫无疑问,我的求婚被接受了。娜坚卡,我的天使,——她是我的人啦!……在这天堂般的感觉面前,所有那些忧郁的疑虑都烟消云散了。我奔向马车,我疾驰而去;这就是他们的家;我走进前厅;仅凭仆人们忙不迭的接待,我就知道我已经是未婚夫了。我害羞起来,因为这些人都知道我的心思;他们在用奴仆的语言谈论我的爱情!……

父亲和母亲坐在客厅里。父亲张开双臂迎接我。他从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他想哭,却又哭不出来,于是决定擤鼻涕。母亲的双眼红红的。他们唤娜坚卡进来;她走了进来,脸色苍白,举止很不自然。父亲出去抱来了奇迹创造者尼古拉和喀山圣母的圣像。他们为我俩祝了福。娜坚卡把冰凉、顺从的手递给我。母亲谈起嫁妆,父亲谈起萨拉托夫的庄园,——于是,我成了未婚夫。

这样一来,这件事也就不再是两颗心灵中的秘密了。这今天还是一个家庭新闻,明天就会是一个广场新闻了。

这一部在孤身独居时、在夏夜的月光下构思出来的长诗,后来便在书店里出售,在杂志上受到一群傻瓜的批评。

所有的人都为我的幸福而高兴,所有的人都来祝贺,所有的人都爱过我。每个人都提出要帮助我:有人要把房子让给我,有人要借钱给我,有人则把与他熟悉的商人及其便宜货介绍给了我。另有人为我未来家庭的众多人丁而担心,建议我与宗塔格女士的一幅肖像画一同,买下十二打的手套。

年轻人与我在一起时开始感到拘谨了:他们敬重的是我身上非我的东西。女士们当面对我称赞我的选择,背地里却在为我的未婚妻感到惋惜:“可怜的姑娘!她多年轻、多纯洁啊,可他却那样轻浮,那样的不道德……”

我承认,这一切开始使我感到厌烦。我喜欢古代民间的一个习俗:未婚夫秘密地把自己的新娘偷走,第二天,他便能依靠城里爱散布流言的女人们,使那位姑娘成为自己的妻子。而我们,为了家庭的幸福,却要依靠那些伤感的表白、全城皆知的礼物、固定格式的书信、拜访等等,一句话,要依靠各种各样的招摇……







Copyright ©2018    同济文工团员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版权所有 © 2005-2018 Lingd.com.粤ICP备16125321号 -5

http://p5.qhimg.com/dmt/490_350_/t01728e0b05967bda0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