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最近公告

             钟志华担任同济大学校长

        今日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任免决定钟志华担任同济大学校长;裴钢不再担任同济大学校长。钟志华,男,汉族,19627月出生,湖南湘阴人,研究生,工学博士,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共党员。曾担任湖南大学校长、重庆市科委主任、重庆市委科工委书记。曾被评为全国优秀教师、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是我国车辆工程领域仅有的两名院士之一。  《同济文工团员网》2016-09-06             

                       好消息

        应广大校友、读者要求,经与有关方面商洽,同济大学出版社5月份出版的《致青春——同济大学学生文工团(1952-1970)》一书的文字电子版已在本网独家陆续刊出,欢迎大家浏览!允许其他媒体作非嬴利性的部分转载或引用,但必须注明出处为“同济大学出版社”及“同济文工团员网”。   《同济文工团员网》2016-07

      

                      浏览提示

      《致青春—同济大学学生文工团(1952-1970》新书首发式已于517日在同济大学举行,有关报道及资料也已在本网站题为《致青春—同济大学学生文工团(1952-1970》新书首发”一文中刊出。其中包括的内容有:同济大学新闻中心的报道;首发式议程;首发式致辞等。随着新资料的到来,有可能在文中继续添加新的内容,欢迎浏览!(点击上述文章标题也能打开网页)  《同济文工团员网》2016-05

      

        同济大学学生文艺社团活动史料编委会”日前特发出通知,敬请有关汇编文章的作者:陈铁迪  方如华  项海帆  顾国维  朱逢博  叶祖攸  费涵昌  吕美安  刘家骅  王浩清  李文均  施蓓莉  余超  李信芳  邹纪贤  华余庚  朱骏翔  秦浩 陈桂明 蓓蕾  林云云  方世敏  田永湛  刘艺林  刘西伯  于凤兰  温颂申  季学李 叶文津  谢邦治  张培基  曾雪华  张宝玮 陶银龙  沈小白  林甄  金正富  唐玲敏  顾仁杰…等,及时提供个人简介,详见“关于征集‘同济文工团回忆录’汇编文章作者简介的通知”。 《同济文工团员网》2015-4

         # “1950--1970年同济大学学生文艺社团活动史料汇编首次编写工作会议1030日上午在同济大学校史馆召开,同时编委议定编写阶段每半月召开一次工作会议。我网将连续报道工作会议的有关情况。 请在此点击浏览。《同济文工团网》 2014-11

        # 同济大学土木系科118日迎来创建100周年,学校举行以“百年土木、继往开来”为主题的一系列学术和文化活动,海内外校友齐聚母校,共庆土木系科走过百年辉煌历程。详见“同济微信”栏目1114日报道。 《同济文工团员网》 2014-11

         

    同济大学工业与民用建筑专业1965届毕业50周年聚会活动筹备会第一次会议108日上午在上海召开,会议决定了聚会活动相关事项,欲详即可在此点击。(2014-10)

     

       # 快讯:我校党委书记周祖翼教授调任中央组织部部务委员兼任二局局长,详情可阅近日《同济大学校友会微信公众平台》。   《同济文工团员网》2014-8

     

        # 本网站发布《网站声明》,在此点击可即阅。

     

    #《家,你来听我唱——6.14同济校友演唱会》即将在本月举行 

     

    #本网站近日连续刊登“1950-1970年同济大学学生文艺社团活动回顾展揭幕”的多篇报道、照片及视频,欢迎大家点击浏览。(同济文工团员网 2014-6)

          # 日前同济大学《校长办公室》网站公布了“校庆107周年庆祝活动一览表”,读者欲详可点击以下链接浏览。“同济文工团历史回顾展”已列入其中,开展日期520日,欢迎广大师生、校友及网友届时前来参观,具体事宜请浏览《同济大学校史馆》网站。(同济文工团员网 2014-4)  

       http://deanoffi.tongji.edu.cn/index.php?classid=3840&newsid=5256&t=show

       

         # 本网站“同济微信”栏目登有《同济大学校友会微信平台》的最新信息,欢迎点击浏览。同时,在“母校网刊”和网页底部的“友情链接”栏目中均有同济大学多个网站的链接网址供直接点击进入各网站用。  《同济文工团员网 》

     

     

     

浏览导航

     浏览导航---网站目录查阅系统    

    为了方便网友浏览本网站的各篇图文,网站提供了如下目录查阅系统:

    *一级栏目---位于首页Logo下边,点击后可打开其下属图文的详细目录,再点击目录即显示图文。

    *二级栏目---仅部分一级栏目有,点开一级栏目即可看到二级栏目,……。

    *栏目下属图文目录框---位于首页左半部,列出该栏目最新14篇图文的目录,再点击目录即显示图文。另外,点击栏目名称也能打开该栏目所有的图文目录。

    *按时间排列的目录---点击位于首页右侧的“按时间排列的目录”,即可显示。

    *最近更新---位于首页上部,列出网站最新6篇图文的目录。

    *热门篇幅---本网站图文浏览次数的排行榜, ,位于首页右侧,由网站后台系统自动排序 ,列出浏览次数最高的20篇图文目录,再点击目录即显示图文。    

        *有些图文本身实际上也是个独立的小栏目,它们会不断添加新的内容,建议大家经常打开看看,不错过其精彩内容。例如:

         新闻片:天下一瞥        绝美与独特:精选的髙清影視片       三言两语       读编釆撷       晒显照片      《健康卫视》电视台直播       来来往往

     

         

     

     

     

按时间排列的目录

当前位置:首 页 >> 文工团员>> 文工团员>> 文章列表

南京落难,多亏周伯母收留

作者:何正渝   发布时间:2016-07-09 18:14:27   浏览次数:227

同济老校友何正渝:南京落难,多亏周伯母收留

(本文源自2016-07-06《同济-章华明的博客》)

 

当年,位于银川东南的马家滩电厂主厂房设计完成,其结构也封顶,厂房里正在修筑各种管道的地沟,进沙漠工地的交通日益困难,工地即将无米下锅。我申请回沪探亲得到批准(申请回沪探亲和工地即将无米下锅,有联系吗?),也接下了四位泥、木工师傅托我带去上海维修的四块进口表。1967729日,我搭车到了银川。街面上局势与六月份大不相同:除大字报贴得像厚锅巴一样外,又出现了柳条帽、红缨枪、工作服、红袖标、大喇叭叫不停......剑拔弩张,武斗一触即发。显然,银川的“革命”升级了,“洞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的故事,看来不是杜撰的。这时,我真后悔接下维修那四块手表的委托,任何一块表都比我这一家一档要值钱。那时,玉门的工人就是买好表存钱的。但事已至此,只有好自为之了。

早早吃晚饭后,搭火车,到北京,已是深夜了。我是第一次到京。北京老火车站下车,翻了通讯录,找到同学欧阳的地址:东单三条,北京地铁局宿舍。有位三轮车师傅揽生意,我说:东单三条要多少钱?他说:白天九毛,晚上翻翻儿。上车后他边穿小胡同,边说这里刚武斗,那里刚死人。转到前门、天安门,带我夜游一番后,才到东单三条。下车我拿了一张贰元的钱,师傅的京片子又响了:多赚您两毛,怎么样?”“我就没打算让您找钱!”“好嘞,谢了! 我只得江湖了一把。

见到欧阳后,他把我带到一地下室里,他告诉我:这个地下室里30多张床铺,都是地铁局里年轻的牛鬼蛇神。聊了几句,他急着出去,要我睡他的铺,一面说一面脱去衬衣和长裤。我问,你出去脱衣裳干啥?他说今晚要是被造反派抓去要挨打。我说有衣裳皮肉也可少伤些呀,他蹦出了句千古名言皮肉打坏还会长好,衣裳打烂了没钱也没布票买!就出去了。我睡下后,想想不对头,又换了张空床铺睡:万一人家抓他,把我抓走了,那多冤啊。他保衣服,我要保的是那恼人的四只手表啊!

第二天早上欧阳回来了,没挨打,陪我去天坛玩了半天。运气好,电话打到清华大学找到了未婚妻学给排水专业的弟弟,他陪我去了颐和园。人们都革命去了,或被革命了,游客很少。那时昆明湖可游泳,但我没带泳裤,于是买了条泳裤,躲在举世闻名的十七孔桥的桥洞里换上,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所谓两个人穿一条裤子大概也就这么来的?我无心游玩,又难却他们的盛情。

归心似箭,731日我就登上南下火车。当晚到蚌埠火车站,车上女播音员以特有的“火车腔”播出:“各位旅客,列车因故停驶。车上闷热,请旅客们下车到站台上休息,行李不要拿,我们将锁好车门。列车一定会等你们。” 饿了,在站门口买了半只大西瓜,狼吞虎咽一次吃完。找个能在车窗外看得见行李架上我那皮箱的地上躺下,迷糊之中又听得广播通知,早上五点整开车。剩下十分钟了,赶紧上车,车动了,有了希望,靠站时胡乱买了些干粮,早、午餐都是它了。

天不遂人愿。刚燃起的希望,又被扑灭了。列车到了浦口就不开了,女播音员的口气也不那么平稳了,要旅客下车,自行上渡轮过江去南京。据说是因为上海有千余人要拦车上京告状。正好有轮船停在江边。提着皮箱,背着包,一路小跑,情急之下箱子提手又断了,真是船破又遇顶头浪,没时间思考,抱起皮箱上渡轮。

南京,骄阳似火,皮肉焦灼。我是汗流浃背,筋疲力尽。只得找辆三轮代步。火车是不通了,下关码头说百万雄师造反派要下江南,故长江轮停运。我只得坐三轮进城。路过挹江门,见城楼上造反派把大块的城砖堆码在城墙上。只要有一块砸到三轮车上,肯定车毁人亡。真个是山雨欲来砖满楼啊!

请三轮车师傅领去了两个小旅馆,但两家都是连走廊都铺满了凉席睡满了人。这真是推车撞壁,走投无路了。这时想起,播音员周倩家在南京,通讯录上有她家的地址。翻开一看,先是袁继洪家:北京东,四五条牛,圈胡同,这是开他玩笑的,应该是北京东四 五条,牛圈胡同。下一页就是周倩家的地址。可是,我犹豫了,周倩肯定在学校等分配,我没去过她家,也不认识她家里人,就我这沙漠形象,又在这乱哄哄的非常时期,能被收留吗?不去,又去哪里呢,那四块手表能无恙吗?去吗?三轮车师傅开始催我:你还去哪里,还走不走?我硬着头皮说:

天擦黑,三轮停在一座很规整的四合院大门口,下车付钱,我小心翼翼地跨进了门槛。四合院里各家吃过晚饭已在乘凉了。突然,他们看见了一个光头的底坯上刚长出半公分头发的人站在大门口。穿一件浅蓝色卷着袖的衬衣,黄卡其布长裤,一双圆口布鞋;长得黑,晒得红,汗水浸透了衣裤,还不断地从头上挂下来;右手抱着皮箱,左肩挎着大背包,背上一个大草帽,左手一把蒲扇。这一身不靠谱的装扮可能就引起了人们的猜测。我怯生生地问道:请问周倩家是这里吗?

听说找周倩家,有人二进的四合院喊:有人找周家!从里院出来一位十五六岁的姑娘,问:谁找我家?,我和行李一起到了里外两院的通道处,继续问,姑娘,这里是周倩家吗?姑娘说,我姐在上海学校里没回来。后来才知是周倩的妹妹周佳。这时,周倩的妈妈也出来了。周佳说:妈,他找我姐。我喊了声伯母,就告诉他们我是同济大学1965年毕业的,毕业前我和周倩一样是同济大学广播台的播音员,叫何正渝。周佳姑娘说,何正渝好像听我姐说起过,转身进了屋。我就如实把三天前从沙漠工地出来的情况告诉了周伯母,并请求暂住,火车一通就回上海。显然,听我口音,是播音员不假。这时周佳从屋里叫嚷着走出来:广播台集体照上有他! 伯母当即允许我暂留她家。我长长地舒了口气,额头上的汗水越过眉毛、睫毛进了眼睛有点不好受。

行李放进屋,伯母让周佳给我煮了一大碗面条,真香,吃得我舔嘴咂舌。我洗完澡出来一看,院子里已经有一块卸下来的门板搁在了凳子上。火炉南京夜里也不凉快,为了让我睡个好觉,周伯母为我这个不速之客安排了这最凉爽的方式。累极了,在乘凉邻居众目睽睽下,我躺上门板就不省人事了,现在网络语言大概会叫秒睡秒着

第二天早上,周倩的爸爸在后巷扫地,周佳做了介绍,我喊了声周伯伯。老人家微微点了点头,又微微摇了摇头,没吭气声?。我顿时明白老人家是文革受害者,让我别和他唠嗑。我要去了解有否火车去上海,周伯母说我人生地不熟,让小弟周伫去问。一连几天没动静,周佳则陪我去莫愁湖转了转。86日上午周伫回来告诉我:下午一点钟有一列火车到上海,不卖票,只上人,到时补票。

午饭后,周伯母让周伫帮我背了包,送我上火车。我抱着那放着四只手表的皮箱,满怀感激及歉疚跟伯母,周佳道别(周伯伯没见到)。呵,快五十年了,这情景深深地铭刻在我心里,多好、多善良的一家人啊,在自己家那么艰难的情况下,还收留和帮助了我,这是同济广播台台友的一家人。

火车到上海老北站,一车人都排队补票。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我将已过期的车票交给在车站站岗的戴着同济大学校徽的女同学,她说,有车票就不错了,走吧,我就出站了(——和我正在进行的研究对上了。当年上海老火车站是同济东方红兵团接管的,呵呵)。那天是86日,前两天是84日,是上海工总司攻打联司的日子。从接到电报起,我母亲整整为我担心了九天。

我联系了在上海纺织设计院工作的播音员老寿鸿一起去同济大学,一则想去广播台看看;二则,必须告诉周倩,她的家人收留了我五、六天,帮助我免受劫难,请周倩转达我的谢意,并道个歉,没法跟她打招呼就去她家逗留了几天。广播台被造反派夺权,没去,但找到了周倩、蔡锦心、刘茵珊和章熠,在木桥上给四位播音员姐妹拍了照片

以后没能再有机会去南京向周伯母、周伯伯、周佳、周伫当面道谢,十分遗憾。

 

 

 

 

 







Copyright ©2017    同济文工团员网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LingCms 版权所有 © 2005-2017 Lingd.Net.粤ICP备16125321号 -4